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比尔盖茨:中国减贫经验值得世界借鉴 2019-04-20
  • 陕西广播电视台影视频道招聘启事 2019-04-20
  • 【我奋斗 我幸福】王静:努力寻找光明 2019-04-18
  • 外媒称解放军亮相巴铁阅兵展示军事合作新高度 2019-04-17
  •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9-04-11
  • 第25小时 X章元一这一次请不要猜测我的身份 2019-04-11
  • 重庆市2018年初中学业水平暨高中招生考试顺利结束 2019-04-01
  • 全国首个“呼死你”黑灰产业团伙被摧毁 2019-03-24
  • 中日韩三国记者聚焦郑各庄,探究中国农村主动城市化新思路 2019-03-23
  • 《中国道路的成功密码》首发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9-03-20
  • 百姓故事:脑瘫医生走村记 2019-03-20
  • 绥中县打印机价格论坛

    安徽快三开奖号码查询:【21世纪怪谈编】真理打印机

    永不拖更北邙家2019-03-25 13:11:03

    安徽快3万能 www.yrats.com

    这台电脑……不,这台打印机。

    ?

    是活的。




    真理打印机











    NO.21

    怪谈编

    作者:

    ? ? ? ?北邙





    已经很深了。


    书房里还亮着昏黄的光,一个四十余岁的男人佝偻着坐在电脑前。他的眼睛藏在厚厚的镜片下,眯成了一条细缝,嘴角抿出冷硬的线条。身上则是穿着一件老旧的蓝白格子衫,衣服像是浆洗过的一样,硬挺挺的,衣角上还沾着一大块殷红色的暗斑。

    ?

    他的身子微微前倾着,似乎有些看不清屏幕上的微光,于是用手稍稍调整了一下台灯的角度,好让屏幕看起来并不那么刺眼。

    ?

    光源稍稍往前偏了一些,在那原本一片黑暗的客厅里,隐约映照出一双女人的腿。她似乎是坐在椅子上的,可没有发出声音,甚至没有呼吸声。女人的上半身笼罩在黑暗中,并看不清晰,唯独一双手放在大腿上,右手还带着一个翠玉的镯子,手很干净,皮肤也很白皙,透着一点点隐约的病态。

    ?

    这个有些苍老的男人扶了扶眼镜,又继续有些吃力地敲打起键盘来。他打字的速度很缓慢,要先把目光看向键盘,手指慢慢摸索向选定的字母的方向,粗糙的指腹摩挲过崭新光滑的键帽,微微颤抖着,显然心中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的镇定,反而带着一点点抑制不住的狂热。他的手指用力地按下,然后慢慢抬起头,眯着眼睛在屏幕中确认了一会,再重新低下头,挪向下一个要打的字。

    ?

    空气中是死一样的寂静,带着一点点夏夜的灼热。按照道理说,这样的温度和气候,一定应该是盛夏了才对,可窗外没有广场舞的音乐,没有汽车的喇叭声,甚至连蝉鸣都没有。男人似乎并不觉得奇怪,他沉浸在这样的安静中,只有机械键盘被次第按下的瞬间,发出的咔哒的声音,让他显得有一丝丝的愉悦。

    ?

    屏幕上,慢慢打出一行正楷的三号小字:

    ?

    “你们抓得到我吗?”

    ?

    最后一个问号落下的时候,男人紧张到伸出舌头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。他的身体崩得紧紧的,快感如同潮水一般侵蚀着他的大脑,让他甚至无法思考。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,他就知道,自己之所以还活在世上苟延残喘,其实就是为了一遍又一遍地让自己享受这个瞬间。

    ?

    他的手指僵硬地挪到鼠标上,敲下了“打印”选项。过了一会,书桌旁边的打印机发出“嗡嗡”的轰鸣声,纸张被吞进冰冷的机械之中,油墨在密闭的空间里喷射到原本空白的纸面上,散着热气的墨香顿时将整个房间占据。

    ?

    终于,走廊上的“女人”再也支撑不住,身体猛地一歪,连着椅子重重摔在了地上。黏红的液体缓缓从她的背上渗透出来,毫无疑问的是,这副躯干早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,从血液的粘稠度和皮肤的变化上来看,死了已经超过四个小时以上。

    ?

    男人丝毫不以为意,嘴里开始哼着小曲。

    ?

    打印好的纸张安静地躺在机器的出口,他伸手拿了过来,放在了灯下,仔细到近乎贪婪地将那双狭长的眼睛贴近,想要看清楚这行无疑是挑衅的杀人留言,然后,就像过往一样,将它沾着鲜血,贴在这户倒霉鬼人家的门口,作为最后的娱乐。

    ?

    这已经不是男人第一次做这件事了,自从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之后,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他像是一个深夜的幽灵一样游窜在城市的阴影中。他吃住在无数个陌生的家庭里,对他来说,翻窗和撬锁几乎像是本能一样烙印在血肉里——而如果被主人回家发现了的话,下场就和现在一样。

    ?

    忽然,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眼神里出现了一丝奇异的迷茫。

    ?

    他快速转过头来,看向屏幕,然后像是确认似得,又看向了手中的纸。在这么看了三四遍之后,他索性将纸拿了起来,凑在了屏幕前面,屏住呼吸,慢慢对照着。

    ?

    屏幕上,一行小字的问句,就如同他刚刚亲手打出来的一样。

    ?

    而纸上,却出现了两行字。

    ?

    “——你们抓得到我吗?”

    ?

    “——抓不到?!?/p>

    ?


    他挠了挠头,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怪事。他把纸随手扔掉,握住鼠标,选中了屏幕里那行字下方的所有空白。毫无疑问的是,那确实是空白,并没有任何文字藏在里面。他还是固执地选择了一遍删除,然后重新打印了一遍。

    ?

    可是出来的纸张,还是一模一样。

    ?

    你们抓得到我吗?抓不到。

    ?

    他有些困惑,但更多的一种淡淡的焦躁。比起单纯的反问句,这种设问的语气显得幼稚而刻意,他并不喜欢。要知道,在住院之前,他曾经担任过长达十七年的语文教师,对他来说,文字的触感和鲜血与生命没有什么区别,任何意料之外的错误都让他难以忍受。

    ?

    好吧。他对自己说,那换一句好了。

    ?

    光标一点点地往前推去,直到整句话都消失在屏幕上。很快,他就想到了新的主意 。

    ?

    “你,们,找,到,我,是,谁,了,吗?”

    ?

    仍然是同样缓慢地输入,他并不急,恰恰相反,这个时候的每一次按键,对他来说都是人间最美味的享受。

    ?

    输入,确认,打印。

    ?

    他闭上眼睛,躺在椅背上,喉头一耸一耸地,有些微微的喘息。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年纪大了,这样的享受竟然有些激烈,他能听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承担不住灵魂的喜悦,发出阵阵哀鸣。要知道,这只是一顿仅有五道菜的开胃小点罢了,以前的时候,他一个人面对十七道菜的满汉全席,仍然能够精力旺盛地将它们全部吃干抹净??上衷凇?/p>

    ?

    他休息了一会,再睁开眼睛,伸出手,从打印机上取下新打好的纸条。忽然之间,他的眼皮控制不住地跳了一跳,整个身体都在一瞬间因为强烈的收缩而变得僵硬。

    ?

    他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开始发麻,凉意从脊柱开始渗透出来,很快就延伸到了手脚和全身。

    ?

    纸上仍然是两句话。

    ?

    “——你们找到我是谁了吗?”

    ?

    “——陈国富?!?/p>

    ?

    不可能。他想。这里有鬼。

    ?

    这个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的曾经的名字,怎么可能会被鬼使神差地打印到这张纸上?

    ?

    他忽然想起了刚刚杀死那个女主人的时候,对方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很奇怪的情绪。是惊慌失措,却不是他曾经杀死过的任何人的那种面对死亡的惊慌,而是一种惊慌中带着镇定,好像早就知道自己要来了似得,近乎无可奈何的绝望。

    ?

    奇怪,这个房子里,怎么都透着一股奇怪。

    ?

    他站起身来,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。手指无意识地搓住病号服的衣角来回摩擦着,发出沙沙的声响。

    ?

    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寓,三室一厅,住着一家五口人。一对年轻的小夫妻,两个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小女孩,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老人。

    ?

    ——现在两个小女孩沉在浴缸里,妻子在客厅的椅子上,丈夫的三分之一在冰箱,剩下的部分被悬挂了起来。老人还是在床上。

    ?

    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的原因,并不是因为别的,仅仅只是刚刚填饱了肚子之后,不想这么快撑着而已。等到天亮过后,他再慢慢地享受一顿可口的早餐。虽然只是些剩饭剩菜,可也足够他饱腹一顿了。

    ?

    忽然,他的脚下踩住了一张纸。

    ?

    他低下头,然后蹲了下来,捻起了地上的纸张。

    ?

    借着昏黄的灯光余晕,他眯起眼睛,轻轻读出了纸上的小字。

    ?

    ?

    ?

    “——我什么时候会死?”

    ?

    “——2018年5月23日23点45分?!?/p>

    ?

    “——宝宝什么时候会死?”

    ?

    “——2018年5月23日23点45分?!?/p>

    ?

    ?

    ?

    空白的纸上,只有正中间空荡荡的四行自言自语的问答。

    ?

    男人这时候才发现,原来书房的地上,散落着无数张一模一样的白纸,从书桌一直蔓延到茶几上,数不清有几百几千张。而所有的纸上,都隐约印着同样的两个问题。

    ?

    男人的呼吸急促了起来。

    ?

    他猛地重新回到了电脑前面,手指微微颤抖,重新一字一句地敲下了一个新的问句。

    ?

    “现在是几点?”

    ?

    然后,点击打印。

    ?

    纸张从打印机口出来的一瞬间,他就迫不及待地一把抓住,放到了灯下。

    ?

    纸上仍然是两行小字。

    ?

    “——现在是几点?”

    ?

    “——2018.5.24. 03:50”

    ?

    他的手指仍然僵硬,紧紧地捏着纸张的一角,可身体却已经瘫在了椅子的靠背上,控制不住地急促呼吸着。

    ?

    这台电脑……不,这台打印机。

    ?

    是活的。

    ?


    它可以回答任何从里面打印出的问题。

    ?

    男人沉默了一会,像是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一样,过了一会,他坐起身来,重新又输入了一个问题:

    ?

    “你是不是可以回答一切问题?”

    ?

    很快,打印机里吐出一张纸来。

    ?

    “——你是不是可以回答一切问题?”

    ?

    “——是的?!?/p>

    ?

    男人觉得自己的心跳前所未有的加快,他迫不及待地在键盘上尽管笨拙却努力地敲击着,屏幕上的光标闪烁,一个个字浮现了出来:

    ?

    “我以后会被警察逮捕,关进可笑的监狱里,或者直接判处死刑吗?”

    ?

    这个问题输入之后,机器轰鸣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强烈。

    ?

    男人静静地坐在那里,他发誓,他从未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如此缓慢,几乎每一秒都像是在他紧绷的神经上跳了一个回旋的舞,然后恋恋不舍地离去。

    ?

    腾着热气的纸张缓缓吐出。像一块新鲜出炉的烤面包。

    ?

    纸上,两行小字清晰可见。

    ?

    “——我以后会被警察逮捕,关进可笑的监狱里,或者直接判处死刑吗?”

    ?

    “——不会?!?/p>

    ?

    这一瞬间,泪水几乎从他的眼睛里夺眶而出。他就知道!他知道在这场缄默无声的对抗中,他一定会是最后的赢家!那些愚蠢的,不可一世的,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警察们,怎么可能抓得到他!

    ?

    他猛地趴在了键盘上,再次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:

    ?

    “我下一个会杀死的人是谁?”

    ?

    点击,打印。

    ?

    忽然,屏幕上跳出了一个小小的方框。

    ?

    “您的墨水已不足,请更换墨盒?!?/p>

    ?

    他几乎能感受到自己额头的青筋猛地爆裂开来,眼角像是火烧一样的迅速升温。他的嘴唇微微颤抖,腰下的那条长长的早已结疤的伤口又开始火辣辣地疼了起来。

    ?

    该死,该死,该死??!

    ?

   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没有墨水了??!

    ?

    可是很快,他就控制住了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。

    ?

    情况明显不对,虽然他对电子产品并没有什么很深的了解,可是简单的调试还是做得到的。就好比现在,虽然提示没有了墨水,但在打印机的配置上,所有的墨盒都显示仍然几乎是满的才对。

    ?

    而他也不会单纯地认为,这样的打印机所需要的,是普通的墨粉。

    ?

    那墨水究竟是什么呢?

    ?

    他闭上眼睛,脑海中开始急速地思考。

    ?

    仅仅回答了五个问题,就显示了墨水不足,可见机子本身的储藏——等等,五个问题?

    ?

    他的眼神望向了外面地板上的那条早已冰冷的女人的腿,渐渐亮了起来。

    ?

    五条人命,五个问题。

    ?

    而更巧合的是,在他杀完这家里所有的人之后,他居然在客厅的一角里,发现了两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垃圾袋,打开之后,里面居然是两句刚刚才死不久的新鲜的猫的尸体。

    ?

    他之所以能这么简单地闯进这户人家,就是因为他刚刚站到门口的时候,家中的女主人就慌慌张张地打开门,似乎要出门办什么要紧的事情一样。

    ?

    深夜十一点多,她为什么要急着出门?

    ?

    男人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炽热了起来。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,这台打印机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。

    ?

    一条人命,一个问题?

    ?

    他的眼睛像是充血一样地红了起来,他轻轻握住了袖筒里的刀,眼神看向了这栋公寓楼对面的方向。

    ?

    希望这次运气好,能遇上多几户的人家,这样的话……能问的问题,也会多起来了的吧。

    ?

    他轻轻咽了一口唾沫,尽管努力的抑制着,可脸上却控制不住地绽放出近乎灿烂的笑容。

    ?

    这真是,太棒了吧!

    ?

    他仿佛一瞬间重新年轻了二十岁一样,兴冲冲地站了起来,前所未有的饥饿感席卷而来,侵蚀着他的脑海,他从未有像现在一样渴盼着大吃一场的冲动。

    ?

    可就在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,忽然,脚下绊住了打印机错综复杂连在电脑上的一根线。

    ?

    然后,整个人瞬间失去了平衡,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。

    ?

    “扑哧”一声。

    ?

    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小腹中缓缓升起。他没有感觉到疼痛,麻木几乎顺着小腹蔓延到了全身。他的耳朵里一阵轰鸣,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    ?

    他瞪大了双眼,眼神里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    ?

    他最后看到的,是一张白纸从打印机的出口缓缓吐出,夜风吹过,纸张轻飘飘地飞舞起来,在空中打了一个旋儿,然后缓缓落下,像是一匹白绫,盖在了他圆睁的眼上。

    ?

    纸上,一行小字:

    ?

    “——我下一个会杀死的人是谁?”

    ?

    而在下面,赫然印着一张黑白色的,他自己的脸。


    (完)

    ?? ? ??

    ——《21世纪怪谈编 其四十七 真理打印机》



    北邙

    N0.21

    怪编谈


    Copyright ? 绥中县打印机价格论坛@2017
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比尔盖茨:中国减贫经验值得世界借鉴 2019-04-20
  • 陕西广播电视台影视频道招聘启事 2019-04-20
  • 【我奋斗 我幸福】王静:努力寻找光明 2019-04-18
  • 外媒称解放军亮相巴铁阅兵展示军事合作新高度 2019-04-17
  •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9-04-11
  • 第25小时 X章元一这一次请不要猜测我的身份 2019-04-11
  • 重庆市2018年初中学业水平暨高中招生考试顺利结束 2019-04-01
  • 全国首个“呼死你”黑灰产业团伙被摧毁 2019-03-24
  • 中日韩三国记者聚焦郑各庄,探究中国农村主动城市化新思路 2019-03-23
  • 《中国道路的成功密码》首发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9-03-20
  • 百姓故事:脑瘫医生走村记 2019-03-20